新闻中心

香港法庭再次确认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宪制效力

梁国雄等人早前就高铁"一地两检"条例提出司法覆核,高等法院昨日颁下判词裁定梁国雄等人败诉。法官认为,人大常委会就"一地两检"安排的决定与释法无异,对于本港法院亦有约束力。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和释法享有宪制地位,具有最高法律效力,早已获得包括终审法院在内本港法院的确认。此次高院再次确认香港法院无权挑战人大决定,是尊重国家宪制和维护法治的体现。面对现实政治经济社会发展,更有必要通过人大解释基本法和作出依法决定,为香港全面准确落实"一国两制"释疑止争,稳固宪制法律基础。

按照国家宪法规定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,其常设机关是全国人大常委会,行使国家立法权和法律的最高解释权。香港基本法序言说明,宪法是制定基本法的依据。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的宪制基础。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包括执法监督等多项法定权力,其经过法定程序作出的决定,虽然不是释法,但同样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,都属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行为和国家宪制秩序的一部分。正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所指,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具有最高法律效力,"一言九鼎"。全国人大常委会就"一地两检"作出的决定,具有宪制性的法律地位,不可撼动。

终审法院在1999年审理"刘港榕案"和"吴嘉玲案"的判词中,早已对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和决定的宪制地位作出清晰认同和肯定。2015年,高院拒绝受理前学联成员梁丽帼就人大常委会"831决定"提出的司法覆核,当时高院亦表明,香港法庭并无权决定人大决定在香港的法例下是否有效;申请人挑战人大决定是否有效站不住脚。此次高院再次确认,人大作为最高立法者和最终释法者,作出"一地两检"安排符合基本法的决定,对于本港法院亦有约束力。香港法院根本无权判断人大的决定于香港法律底下是否有效。

本港法院一再肯定人大决定和释法具有等同法律效力,法院不能挑战,这是尊重香港的宪制秩序,体现依法办事的基本原则。亦清晰显示,梁国雄等人所谓人大常委会决定具有释法效力令法治进一步倒退的"担心",根本是无视及挑战香港回归后的宪制秩序,不尊重人大决定的宪制权力和法律效力,是对香港法治的挑战和伤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法官指出,若将基本法理解为要禁止"一地两检"的安排,是无法正确理解基本法为一份"活文件"。法官的解释,点明人大常委会决定是对基本法作出与时俱进的解读,符合香港发展需要和基本法立法初衷和原意,是强化而非摧毁香港的法治根基;痉ㄗ魑苤菩晕募,在制定时不可能对"一地两检"等具体问题作出规定,人大常委会作为基本法的立法者,根据立法原意,对"一地两检"作出最权威、最有利香港的决定,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。高铁已经通车、"一地两检"运作良好,为港人和游客带来便利,各项运作包括两地出入境事务正常有序,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,人大常委会依法作出的"一地两检"决定,厘清了相关法律问题,作出了符合香港最大利益的法律安排。

来源:文汇报

精彩推荐